第1009章 看看对方到底有什么目的(1/1)

孔玉芬看着邵湛凛,想到从他那里得到哪怕只言片语的保证。

可惜……

她还是错估了邵湛凛的脾气。

一个能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谈笑间随手就觉得几家市值几亿公司命运,让其灰飞烟灭的大型集团总裁,又岂是她这样名不经传的普通人,三言两语就可以左右的。

面对孔玉芬的质问,邵湛凛面容平静,目光不躲不闪,说出来的话,却是淬了毒的利刃。

精准无误的刺入孔玉芬的胸膛。

“我说这话不是要你信的,并且,你要是不离开的话,我无法保证待会不会改变主意。”

言简意赅却不容

置喙的话语。

不仅上来就简单粗暴的断了孔玉芬的后路。

还让她深切感受到了面前这个男人的不好对付。

几天前邵湛凛和邢聿上门时,发生的事情再次涌上心头。

孔玉芬皱起眉头。

“你威胁我?”

孔玉芬语带不悦,她觉得到了这一步,所有的条件都是于她有利。

她不该再受这个气。

结果……

“这不是很明显吗?”

话是疑问句,用的却是肯定语气。

邵湛凛压根就没想隐藏,对她的不好观感。

一句话说得,无异于是在对孔玉芬贴脸开大。

让她的脸面都不知道该

往哪挂。

半点没有刚在江暖棠和邢聿那里赢了一局的快乐。

不过碍于邵湛凛的威慑,她到底没有久留。

深吸口气,咬牙道:

“我……走就走!你最好说到做到!”

像灰太狼一样放完狠话。

孔玉芬略带狼狈的逃离是非之地。

至于孩子,以邵湛凛和江暖棠两人夫妻间的默契。

还有邵湛凛本人对于事态发展的敏锐。

他自然不可能任孔玉芬把孩子带走。

以孩子既然想要认祖归宗,就该先留在邢家适应几日为理由,把孩子留了下来。

孔玉芬反对无果,只能由着邵湛凛安排。

就这样,邵湛凛的出现虽然给邢聿解了围,但送走了一个孔玉芬后,却留下未满三岁的稚童。

邢聿本就心里窝满了不痛快,见此情状,当即不满的朝着邵湛凛发难道:

“邵湛凛,你什么意思?我是让你们来帮忙,不是捣乱的。”

邢聿扬高声嗓,丝毫没有掩饰自己的情绪炸弹。

虽然,他知道这事怪不得邵湛凛夫妻俩,从亲子鉴定结果出来那一刻,他就该知道,这个千里迢迢抱着孩子上门的孔玉芬并不是什么善茬。

可眼下,他心中的难受急需发泄出来。

江暖棠是女子怪不得,自然所有火气

就落到了邵湛凛的身上。

邵湛凛也不是那种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

对于邢聿的责难,自然不会惯着。

“捣乱什么?到底是谁分不清现状?都这样了你难道看不出来吗?连亲子鉴定都可以动手脚,她背后的人,身份岂会一般?与其等着他达不成目的又耍什么阴招,倒不如满足他的要求。看看对方到底有什么目的。”

邵湛凛沉着冷静的分析,话里不带任何情绪。

邢聿心里苟同他的说法,却也不得不在口头上反驳:

“那也不能什么都应下啊!”

还要他娶那个女人,简直就是离谱,荒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