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洁雅致的素髹漆器

时间:2021-4-26 17:17:30 文章来源:腾讯网


戗金莲瓣形朱漆奁“仕女消夏图”盖面

  以现代人眼光看,宋朝的美学类似于“极简风”,这一风格很好地体现于宋代素髹漆器中。近日,湖南省博物馆举办的“闲来弄风雅——宋朝人慢生活镜像”展览上,一套素雅清髹的漆食器引人注目,让人们品味到宋朝人追求清新高雅的文化意趣。

  南宋素髹黑漆食器(1972年上海宝山月浦南塘宋代谭思通夫人邹氏墓出土)

南宋戗金莲瓣形朱漆奁(1978年江苏武进5号宋墓出土)

  一席馔器,一色素髹

  这套漆食器1972年出土于上海宝山月浦的谭思通夫妇合葬墓。在谭思通夫人邹氏墓室中,考古人员发现随葬各种金银器、漆器70余件,其中素髹漆器10件:酒盏、圆盘各2件,漆钵1件,用于盛放酒、菜;同类小碟4件。造型简洁,胎体轻薄,素髹黑漆,漆质醇厚,器面锃亮,虽无纹饰,但细节考究。盏体圆润,圈足饼状,腹呈弧形,有一种韵律感。圆盘敞口,弧腹,圈足,虽无纹饰却有雅韵。小碟盘口微敞,内略呈弧形,平底,简约中透着精致。此外,还有1件点心圆盒,外表质朴,内蕴巧思,盒内有S形隔断将器内格局一分为二,一格髹黑漆,一格髹褐红漆,为盛放各类酒食点心的器具,兼具实用性和美感。

南宋莲瓣形漆托盏(1991年江苏江阴宋墓出土)

  据墓志记载,宋承务郎谭思通为宋文官七品阶,属于殷实之家。所出土的整套漆食器,胎质轻薄,清雅素髹,造型简洁,漆色光亮,是反映这个时期一色素髹漆器水平的标准器。

  重漆色之美,无纹饰之缀

  在江南地区的考古发现中,宋代漆食器十分丰富。此次展出的漆器最大特点为朴质无华的素髹漆器。用漆漆物谓之“髹”,素髹即所谓单色漆器,《髹饰录》称“质色”“单素”。这种漆器又称“无文漆器”,强调漆色之美,无纹饰之缀。素髹漆器是漆器中最为简约、承袭时间最久的类别。

  中国是世界上最早发现天然漆并利用它髹涂器具的国家,距今已有七八千年历史。浙江余姚河姆渡新石器遗址出土的朱漆碗是我国目前发现年代最久远的一色素髹漆器。以后各个朝代均有素髹漆器出现。宋代是素髹漆器集大成时期,品类有碗、钵、盘、碟、盒、奁等生活日用品,也有雅致风物古琴等,出土数量大盛于前,在历代素髹漆器中堪为典范。

  素髹有一色、异色之分。宋代一色素髹漆器有黑、朱、紫、绿和金漆等色。异色素髹,有表里异色,或表里同色、圈足异色之分,还有漆层异色。

  朱、黑二色沿用时间最长,二色可单独使用,也可同髹于一器。朱髹漆器给人以强烈视觉冲击,渲染出喜庆气氛,广受欢迎。宋代漆器尚朱,红色漆器品格甚高。宋代禁朱漆法令不断,朱漆受到严格限制,所以,目前出土异色素髹漆器中,几乎无通体朱髹漆器。

  宋代素髹漆器还有一个特点,喜在器外壁或器底以朱漆写铭文,说明漆器制作地点。此次还展出了江苏常州丽华新村出土花瓣式漆食盘,敞口,盘壁为二十八瓣花形,平底,寓实用性与欣赏性于一体。内髹黑漆,外髹朱色漆,漆层较厚,光润匀和。盘内底朱书“湖州西王上三”六字。湖州是一座具有2000多年历史的江南古城,南宋时期湖州是都城临安辅京,因临近都城,大批官宦、巨商、富户前来定居。宋代商品经济繁荣,官营和民营漆器作坊并存,民用漆器手工业普及,涌现了不少漆器制造行,从事漆器买卖交易。据《东京梦华录》载,宋开封有漆行和漆店,《梦粱录》也记述当时临安漆铺林立,城内大街及诸坊巷“连门俱是”,“湖州西王上三”铭文漆器的出土就是一个例证。

  宋代制胎工艺进步,圈叠法大盛,素髹漆器几乎都为圈叠胎制作而成,由此引发了漆器艺术的变革。所谓“圈叠法”,是将“木片裁成条,水浴加温,弯曲成圈,烘干定形后,一圈圈累叠,胶粘成型,经打磨后,再上灰髹漆”,经多次刮灰和髹涂底漆打磨后,即制成一件薄、轻的漆器胎型。这种做法的优点是将各圈接口错开,从而分散木材的张力,器物则不易变形。最早发现“圈叠胎工艺”与南宋谭思通夫妇合葬墓这批素髹漆器有关联,其出土时有残损。当年,文物修复工作者吴福宝带领上海博物馆修复团队因为修理这批实物,发现了漆器制作中的“圈叠胎工艺”,复原了工艺流程,对文物界影响很大。

  慢工出细活,古淡有真味

  “器以载道”是中国古代制作器物所遵循的造物思想。“格物致知”的理念渐渐渗入宋代美学思想中,在工艺上表现为托物言志、移情于物。

  纵观宋代手工艺品,无论冰肌玉骨的单色瓷、淡雅质朴的纺织品、朴实无华的素髹漆器,还是简洁隽永的家具,往往造型简朴、不修繁饰,却有较高的工艺美学思想和审美价值。

  宋代也是审美转型时代,即由唐代相对奔放热情、色调热烈的审美转向相对静心平淡、色彩典雅。素髹漆器是这时期艺术风格典型代表。

  宋代素髹漆器最大特点是“素”字,不仅代表着素雅与简单,也代表着“少就是多”的用色理念,其温润内涵的特质与宋代文人温文儒雅的品性相得益彰。以谭思通夫妇合葬墓出土整套漆食器为例,其不施任何繁饰,不求过分华丽,这是一种与宋代整体工艺美术“雅”的风格相契合的艺术表现手法,体现了宋人理性、内敛的人生态度。

  宋代素髹漆器在造型上进入一个“求变”新阶段。“变”不只体现在器形种类的多样,更体现在器物造型曲线的丰富。宋代以前历代漆器未出土过起棱分瓣器物。起棱分瓣器物的兴起一方面取决于易于表现多曲造型的“圈叠胎工艺”成熟,另一方面社会审美取向不可忽视。宋朝以降,文人画中花卉题材明显增多,对“花中四君子”的描绘与赞美成为造型趋同的间接原因,金银器、陶瓷器的花口、花足、花身造型相伴而来,不胜枚举。而金银器锤揲技法的产生又为其他器物多曲造型起到示范作用,其他材质器物争先仿效贵金属成为造型趋同的直接原因。如江苏常州出土圈叠胎花瓣式漆食盘,盘壁为二十八瓣花形,器身随花口分瓣起伏,花瓣曲度优美流畅,堪称上品。对花瓣形态的钟爱不光体现在素髹漆器上,在宋代雕漆和戗金漆器中也有体现,从中可见宋人“求变”创新、追求美好生活的积极态度。

  宋代制漆工艺精细,对生漆质量要求严格。据南宋诗人赵蕃《验漆》一诗记载,当时检验生漆方法繁复:“好漆清如镜,悬丝似钓钩。”用灰工艺上,宋代多数漆器有较厚漆地仗,灰底含漆量很高,非常坚固。乐器制作中宋人已能用透明漆调制出纯度、硬度都适中的纯朱色漆。素髹漆器看似简单,实则制造复杂,耗时很长,可谓慢工出细活。

  所谓“古淡有真味”,在宋代文人清新雅致的审美思想影响下,素髹漆器形成了独具时代气息的特征。它们与人们日常饮食起居息息相关,造型简洁雅致。总之,各种因素相互作用、相互影响,沉淀出宋代素髹漆器的美,让千年后的人们得以领略宋人对美好生活的追求和慢生活的态度。

  (作者为湖南省博物馆研究员 文章来源:《人民日报》电子版 图文转自:《人民日报》2020年12月26日第05版)以上内容来自社科院考古所中国考古网

 

版权与免责声明:

【声明】本文转载自其它网络媒体,版权归原网站及作者所有;本站发表之图文,均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大众鉴赏目的,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果发现有涉嫌抄袭或不良信息内容,请您告知(电话:021-53520903,QQ:476944718,邮件:476944718@qq.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   
简洁雅致的素髹漆器-鉴赏收藏-中国艺术品